1. <ruby id="diaei"><option id="diaei"><menu id="diaei"></menu></option></ruby>

    <ins id="diaei"><option id="diaei"></option></ins>
    1. <tr id="diaei"></tr>
    2. 礦友老吳返湘紀行

      灣田集團2016-11-18

       

        原煤炭部生產司司長、中國煤炭經濟研究會會長吳道榮老友于乙未中秋節前偕夫人張淑英并攜兒孫從北京回到闊別的長沙探親會友,受到我們這邦過去同在金竹山煤礦工作過的老同事、老戰友的熱情歡迎和真誠接待。

        長沙的礦友、同事紛紛聞風而來了;遠在婁底、冷水江市、湘潭市的幾位老礦友、老同事也專程趕來了。
        60年代后期,老吳和我等大學畢業生分配金竹山煤礦,曾先后在當年年輕樸實、根正苗紅、才華橫溢的礦革委會政工組干事譚談辦公室報到。如今的這位中國作協副主席、中國著名作家一一我們的資深領導、老朋友最先,而且前后兩次駕到。
        從金竹山煤礦一路走來,蓽路藍縷、傾力打造出集煤炭、綠色建材、房地產等產業鏈為一體、名聞遐邇的灣田集團董事長劉祖長先生也在百忙中偕夫人、女兒、女婿一道來了,并同其親家原金竹山礦長霸東夫妻前后兩次聯合宴請、精心安排、盛情招待。
        老吳廳長當年叱咤湘煤時的得力助手,白沙、漣邵兩個礦務局局長、巳退休的冬生、仁濤同志也來了。
        老吳和我們大家的伯樂一一50年代的漣源縣縣長,80年代初金竹山礦長、漣邵局局長,90年代初的省經委主任一一已是髦耋之年的王愧瑞老先生,也接來了。
         ??
        領導情、戰友情、貴人情、朋友情洋溢聚會廳,充盈眾心中。
        10多天來,大家多方聯系、相聚五、六次。一些九、八十年代以來,因工作調離等緣由,在分別二、三十年后與老同志、老領導會聚,更是成就了多年來期盼相見的夙愿。
        老友重逢格外高興,白頭相聚特別親熱。大家都是在當年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曾經同在金竹山煤礦并肩戰斗、奉獻青春的志士同仁。
        拉家?,嵤?、談天下大事。講當年軼事趣聞、道時下名色新聞。老吳深情談到,他的“煤炭一生”刻骨銘心的是在金竹山煤礦歲月。金竹山煤礦對他這一輩子清白做人、明白做事產生了最重要的影響!老吳和大家都深切懷念70一80年代在金竹山煤礦工作時的許多老領導,包括劉助悅、揚慎之、岳進柏、寧正壽、阮和坤等一大批工人礦長、副礦長、工區主任。他們艱苦卓絕的工作和質樸的人品;他們多出煤、出好煤的駕馭能力等等,都勘稱那個年代的金竹山窯王!他們言傳身教所傳承的好作風、好傳統,是永遠是留給我們和代代煤炭人的寶貴財富!
        在老吳返湘行的多次友人接待中,我們欣喜地看到老煤炭人帶來了煤二代、煤三代參加聚會。他(她)們陪同父輩、祖輩接待貴人、客人,謙卑有禮、熱忱可佳!參聚長輩們為他(她)們的茁壯成長和咱金竹山煤礦后繼有人由衷高興!
        特作此拙文,抒發感慨之情。

      一、緣聚

      感念領導相識之恩,
      感悟朋友知遇之恩。
      感懷當年煤礦建設歲月激情,
      感慨昔日風雨同舟戰斗情誼。
      感嘆老友們過去而今的業績,
      感激礦山又讓我們相聚在一起。

      今年中秋、國慶節假期,
      三四十年前的老友相聚。
      都是過去金竹山土生土長的“草根”,
      皆為當年從礦山一路走來的煤炭人。
      撫今追昔,
      實在高興!

      不是奉承——
      礦友曾經有過的“官職”或如今位置。
      皆因不曾忘卻——
      您當年與現在的人品、才華和貢獻。
      吳道榮,八十年代的湘煤廳長回湘行,
      老朋友們紛紛接待燃起了聚會的熱情。

      戰友重逢,分外高興。
      開懷暢述,談笑風生。
      回憶當年純撲的煤礦友誼,
      連接心中絲絲的戰友情結。
      接來王懷瑞等老領導,
      不忘伯樂、貴人之恩。
      分享礦友事業宏發之喜悅,
      公推企業家祖長董事長為典型。
      老友們為礦二、三代挺拔成長更歡欣,
      幽默調侃眉飛色舞、即興吟詩好開心。

      我們找到了一一
      那過去的歲月、過往的礦山,
      我們找到了一一
      當年邁出校門先后分配金竹山的這群學子。
      找到了當年土硃革委會秘書一一譚談才子,
      和那時大學畢業分配到該礦,
      前后在他那辦公室報到的一一
      老吳、小黃、小姜和小周。
      他們彼此間這種稱謂一直沿續現在;
      他們的故事、風采,
      譚談這個當今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笑稱,
      在他的專著《一萬個日日夜夜》有記載。

      會聚中,我們的眼前時時閃現,
      那幽深礦井工作面的斑駁燈影;
      那永遠在我們心中的窯王; 
      那采擷光明的礦工勇士。
      山道彎彎的礦山,
      激情燃燒的歲月。
      戰友曾生死別離,
      至今仍黯然神傷。
      我們發自內心地灑酒祭拜一一
      巳經離別我們的煤礦領導,
      犧牲奉獻一切的礦工兄弟。

      今天,老礦友相會,
      帶來歷史印證和心靈感受。
      傳遞我們對那塊烏金熱土的摯愛眷念。
      今天,我們幾代人相會,
      是那塊鳥金黑土、風水寶地,
      賦予我們的機遇和恩澤!
      今天我們所有的情感騰升,
      都源于曾工作過、生活過的,
      那魂牽夢繞偉大的烏金故里!

      二、結集

      為煤而結集,已快半世紀。
      同赴連邵局,共戰金竹井。
       
      今日樂相聚,只緣戰友親。
      莫道原官職,朋友一輩子。

      三、真情

      礦友會聚笑開顏,
      摯心相依映煤田。
      闊別相逢幾十年。
      情愫繾綣意更甜。

      只因我們都姓煤,
      相互攜手難盡言。
      金竹兒女闖世界,
      天南地北心相連。
       
      四、牽手

      好友再會已白首,
      促膝長談激情湧。
      半個世紀老戰友。
      心手相連夢常游。

      為獻烏金成摯友
      萬里礦井結伴走,
      今日相會在星城,
      朋友永遠都牽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