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uby id="diaei"><option id="diaei"><menu id="diaei"></menu></option></ruby>

    <ins id="diaei"><option id="diaei"></option></ins>
    1. <tr id="diaei"></tr>
    2. 詩詞歌賦灣田路

      第9期《灣田集團報》2013-03-26

            灣田之路是詩,灣田之路如歌,值得每一個人唱響和傳誦。
            2007年3月,我應貴州灣田煤業集團董事長劉祖長先生盛邀,參加了灣田煤礦建礦4周年慶典,首次踏上貴州這塊神秘的大地,頭一回來到灣田煤礦,耳濡目染了灣田煤礦的恢宏氣勢。
            其實早在劉董事長率同行揮師西進、安營盤縣,爾后一舉收購灣田煤礦,繼而收購巖博煤礦,整合扇子地、磨盤山煤礦••••••艱辛的創業歷程,大刀闊斧的改擴之路,我都時有所聞。然而對于灣田的騰飛,畢竟是道聽途說,畢竟是腦際中的浮想。這次身臨其境,親歷了,看到了,也深切感受了。那一棟棟聳立的新樓,如群山中盛開的鮮葩;那錯落有致的灣田新村,成峻嶺中的靚景;滾滾的車龍,穿梭于交錯的運輸線上;隆隆的機聲,在山谷中回響。一切的一切,無不使我心潮洶涌,熱血沸騰。之前的 所聞 ,只不過是一些皮毛;往日的 浮想 ,到頭來成井底之蛙的臆想。激情所致,忍不住舞文弄墨,《灣田煤礦賦》、《灣田新村記》在我筆下流出。我在《賦》中謳歌: 其規模之大,品類之盛,質量之優,效益之豐,可謂空前,無與倫比,令眾多煤業同行唯馬首是瞻,交口稱道。 我在《賦》中感慨: 夫灣田煤礦,革故鼎新之縮影,創業功成之范例,乃謀事在人,能者之為也。 我在《記》中描繪: 觀新村全貌,洞天福地,依崇山峻嶺而建,伴茂林修竹而安,云繚霧繞,靈氣貫天。 我在《記》中盛贊: 灣田新村,經典之作,標新立異,世人矚目;開當地史上之先河,創構建和諧礦區之范例,實值口碑相傳,永垂青史。
            2008年初,剛退休的我加盟貴州灣田煤業集團。時隔一年,集團的騰飛和擴展令我驚嘆不已。就在這短短的一年里,座落在貴州黔西縣、云南富源縣境內的金隆、煤炭崗、興路、阿令德一、二礦先后納入集團版圖,歸屬于灣田集團麾下。至此,勝境關——云南、貴州兩省接壤的要沖、當年諸葛亮七擒孟獲的貧瘠之地——內外,灣田集團的礦、廠,如雨后春筍,日中月恒,聞名遐邇。每當我路經此關,心中自然涌現集團各礦各廠熱火朝天的創業畫面,也遙想湖南灣田集團各業飛速發展的進程,詩興油然而生——
            云貴湖湘戰地天,匯集英賢不畏艱。
            勝境風光別舊日,富源福地換新顏。
            三省并肩宏圖展,多族同心偉業堅。
            搏擊中流砥柱在,繁花錦繡蔟灣田。
            展望高原,無邊無際。局外之人,無法想象在這起伏連綿的群山之下,遍布灣田煤業廠、礦;也難知曉,那盤山蜿蜒的公路上接鍾而來的龐然貨車,裝載的是集團各礦產出的精煤。仲春某日,我陪友人到各礦參觀,沿途山花爛漫,香氣襲人;低谷之中,灣田集團所屬的礦、廠別有風味,與漫山遍野的花叢交相輝映。此情此景,令我詞興大發——
            連綿群山,重巒疊嶂,
            逶延盤山道。
            嫣紅翠綠裹層層,
            低谷灣田礦廠。
            集團高歌,龍騰虎嘯,
            年年春來早。
            雄姿英發果豐豐,
            一顆新星閃耀。
            灣田集團的規模,如奔馳駿馬;灣田集團的態勢,似展翅雄鷹。已擁有九礦四廠的集團,于二○一○年十月、二○一一年二月,又順利將盤縣湘橋煤礦、湘橋洗煤廠、納雍縣營盤煤礦收入囊中。消息傳來,群情激奮,鼓舞歡欣。同樂之中,我即提筆:
            納雍盤縣辟新地,
            礦廠主人易。
            風水輪流換新春,
            灣田煤業旗下又添丁。
            云中白鶴千里志,
            展翅無休止。
            奮力攀登勇直前,
            喜看集團明日更人先。
            在某些人的心目中,煤礦職工生活單調乏味,整日與煤為伍,與山為伴。殊不知在灣田煤業各礦各廠,生活豐盈,有滋有味;面對氣勢磅礴的不一地貌,你的心胸會無比開闊;身臨鬼斧神工的自然景觀,你壓抑的神情會豁然爽朗。生活在這里,各民族共為一體;領導員工,魚水相融。每到夜晚,礦區萬家燈火,職工們展示多種才藝,享盡業余的歡愉。在山谷之中,形成了獨特的不夜之城:
            雖在崇山峻嶺中,卻有都市別樣情。
            窗外繁星柔光閃,樓中絲竹回聲輕。
            舒肢展步輕飏舞,舉棋推牌盡歡融。
            更有機聲相和協,盡顯灣田不夜城。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迫于家境和小孩就業的壓力,我離開了從業26年的金竹山煤礦,南下廣州。當時心情格外惆悵,心想這下可能與煤礦永別了,做夢都沒想到竟在退休之后又加盟灣田集團,又與久違的煤業結緣。在這里,能與過去的同事們攜手奮進,能與各位同仁并肩同行,是人生大幸!在這里,遠離了燈紅酒綠的喧囂,避開了車水馬龍的擁堵。寧靜而多姿的生活,正是我理想中的圣地;純樸而坦誠的氣氛,更是我一直向往的歸宿。欣慰中,一首五言律詩躍然紙上:
            從湘赴粵去,轉輾又事煤。
            溝川如曠野,崎路似坦途。
            并非都邑好,還是山谷幽。
            理罷手中事,悠然釣魚舟。
            我常想,貴州灣田、湖南灣田,兩大集團為什么能想他人之不敢想,能做他人之不敢做?結論唯一:強人為之,能人治之?!渡袝?bull;洪范》云: 人之有能有為,使羞其行,而邦其昌。 灣田集團群賢畢至,精英咸集。岳代遠、曾中國、劉強、張華偉攜一大批煤礦專家執牛耳于云貴高原,改天換地;李向群、戴松林、顏桂峰、顏道成偕眾多仁人志士舉旌旗于芙蓉國里,物換星移。董事長劉祖長,一個出自深山江畔的農家子弟,在創業征途中風風雨雨,懷出將入相之才,擁龍驤虎視之略,組建兩個灣田集團,造就如此宏偉的事業,驚世駭俗之舉,不能不令人贊之譽之:
            玉樹芝蘭自深山,
            初出班,露芳顏。
            壯志凌云,征途累排艱。
            運籌帷幄功業盛,
            湖湘地,云貴間。
            龍驤虎視帥相才,
            思深遠,謀非凡。
            懷瑾握瑜,良禽擇木安。
            一代名家今鑄就,
            程遠大,業燎原。
            書寫不盡的灣田詩,無止無境的灣田路。讓我們盡情高歌,中國灣田;讓我們激情傳誦,百年灣田!
       
      (作者:黃永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