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uby id="diaei"><option id="diaei"><menu id="diaei"></menu></option></ruby>

    <ins id="diaei"><option id="diaei"></option></ins>
    1. <tr id="diaei"></tr>
    2. 走進灣田

      第13期《灣田集團報》2013-03-28

            從繁忙的工作崗位上退下來,確實輕松了好一陣子,每天隨心所欲地睡懶覺,睡足了飽餐一頓便爬山。礦后那座山不算很高,但爬上去也可極目楚天舒:遠處的高樓,近處的田莊,眼前的青山綠水,資江河像一條巨型的彩帶,在青山、田莊與高樓之中飄蕩,一切讓人心曠神怡。
            日久了也生厭倦。于是乎蹲牌桌,學釣魚,忙種菜,還不計成本在后山租了200多畝山,養起了牛。忙活了幾年,又生了厭倦,好像覺得自已還年輕,沒了工作,離開礦工朋友,一切都很空虛。
            聽人說曾為同事的劉祖長,帶人進軍云貴高原,通過艱苦拼搏,創下了諾大的灣田煤業集團。金竹山、冷水江、婁底、長沙,一批批從 鐵飯碗 崗位上退下來或自動下海的老少專業人才,先后歸于他的麾下。一群群下崗失業工人被他慷慨接收。于是也躍躍欲試有了奔歸之想,又苦于自己除能擠出點口水文章之外,沒有其他對煤炭生產有用的特長,于是乎始終不敢向劉董事長啟口。
            一次與我當初的頂頭上司,時任金竹山煤礦黨委書記,現任貴卅灣田集團副總經理兼金隆煤礦礦長蘇江長通電話,閑談中說起我的愿望和顧慮,沒想到他一口答應,說有機會便成全我。
            兩個月后,我如愿以償,跟隨他來到金隆煤礦,當上了金隆煤礦的辦公室主任。
            走進金隆,為之一振:寬敞硬化的礦區大道,花壇簇擁的辦公生活區,高高聳立,整潔美觀的辦公室大樓,員工骨干住宅樓,綜合樓,標準化食堂,澡堂,掩印在青山環抱之中。我不相信這是煤礦,覺得是花園!是度假村!不禁感慨,當初我所在的湖南第一大國有煤礦,北上山東肥城學達標,回來轟轟烈烈搞了兩年多,何曾有如此效果呢?
            剛到礦上,便接手寫典型材料:畢節地區民營企業十佳納稅大戶推薦材料;百里杜鵑風景區 花園式礦區建設 經驗介紹材料;貴州省綜治辦 和諧礦區建設 典型材料。應接不暇,可我非常高興,我為灣田集團的下屬金隆煤礦取得如此眾多的殊榮感到自豪,感到驕傲!也為自已一到金隆便能為介紹金隆,謳歌灣田做點貢獻而感到欣慰。    
            在材料事實的采寫過程中,我不但了解到了礦上很多成功的做法和經驗。也從側面了解到了我們灣田人,在劉董事長帶領下,艱苦創業,以礦為家,頑強拼搏的人物典型。蘇江長事跡最感人,可我不敢寫,怕他罵,他不喜歡寫他個人??蛇€是要說,礦領導班子人員蘇江長,歐明柏,晏斌宇,張立山,蔡滿元,可以說都是或有一定地位,或有專業之長,或有不菲財力之人。他們初來到這里。住的是工棚,走的是爛路,連口干凈的水也難喝上,可他們無怨無悔,苦到今日終于云開日出見青天。
            機電副礦長,高級機電程師晏斌宇為礦上設計了一套先進適用的篩選系統,附近有煤礦老板答應出30萬元買他的設計和業余指導,他說: 我是灣田人,不能離開灣田弄外快。 語言很樸實,卻反映了他心系灣田的情操。
            機廠的小伙子,天天額外為一線職工修鋤扒扳手等小物件,有人說何必屎里撿豆豉,可他們說: 老板待我們不薄,灣田就象我的家,勤儉持家是本份。 語言同樣很樸實,可實實在在反映了他們的主人翁精神,這種實在的主人翁精神,想當初我們在國有企業,做多少思想政治工作也是難以取得的。
            金竹山有一大批礦工朋友在金隆,工作之余,相約游山賞景,邊走邊聊,一朋友說:他有一親戚,在廣州開了一家大公司,身家也不菲,可賺的錢大多存到了國外,就是自家的親戚,也沒幾個在他那打工。筆者不禁又感慨:如果劉董事長也像那位仁兄,何來灣田之今日,何來灣田這萬千員工?
            翻閱報載:劉祖長董事長在他51周歲生日晚宴上發自肺腑地說: 我的目標就是要讓每一個灣田人過上更加幸福,美滿的生活! 劉董事長為每個灣田人著想,灣田人有何理由不為劉董事長創立的灣田努力呢?我知道了: 我是灣田人,灣田就是我的家 正是劉董事長以博大的胸懷,誠信待人的處事哲學,羸得了眾望所歸,眾心一致。
            來到金隆,僅僅是走進了灣田,光貴州灣田,就還有10個礦,5個洗煤廠,僅在這里看到的,聽到的,就無不令我心情激動。要是有機會都走到,不知會是何種心境。劉董的話,即使像我這樣即將正式退休的人也有了安全感,幸福感,何況那些下崗或無業的小伙子呢?我慶幸走對了路,雖然晚了但也覺得不為遲。
            湖南著名作家弘征曾為我寫了一幅字: 人生晚景夕照明 。我希望我的晚景能在灣田這塊沃土上放點余光。 

      (作者:柯世享)
       

      ?